迟到的更新之9

迟到的更新之9
去珠峰大本营看珠峰是此次自驾的重点之一。除周帅外,师傅和我都是第二次前往。哥仨(手机拍摄)上次没能一睹珠峰神采一直是我心中的结,来去匆匆的一瞥,留下念想。这次能不能实现仍是个未知,因为我们一路上都是冒雨顶风,时不时还来一个响雷。豆大的雨点迎面砸在前窗,恍惚要将心里的那点希望浇灭……珠峰路观景台(手机拍摄)路况已大为改善,当年的搓板路曾是我的噩梦,沙石路布满大小不一的鹅卵石,极大地降低了附着力——车子发飘,弯道打盘的提前量毫无规律可寻,更要命的是颠簸引起的共振,似乎要把车子和人都拆了……如今,青青的柏油路蜿蜒盘旋,驾驶已成为乐趣。当年的搓板路(2011)当年的搓板路(2011)现在的柏油路(手机拍摄)下午7点(北京时间可以算是傍晚了)我们到达绒布寺,居然天公作美,云开雾散了!心中的珠峰映入眼帘!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车,欢呼起来,宛如孩童一般。老顽童真身—-感谢师傅为我拍照!云,在脚下;雨,在脚下;雷电,亦在脚下!万里奔波,只为这一刻……一睹你的雄姿……此生无憾! ——(摘自我当天的微信圈)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【绒布寺,(也称龙布寺)全称“拉堆查绒布冬阿曲林寺”,是属西藏宁玛派寺庙,海拔约5100米.】珠峰下的转寺者不同时段的绒布寺与珠峰(与顶峰直线距离约20公里)400MM镜头中的顶峰1400MM镜头中的顶峰2在绒布寺脚下的招待所定好住宿之后不久,夕阳西下,拍金顶的时刻到了。师傅与周帅去了大本营营地,我则在绒布寺留了下来,盘算着自己的拍摄计划和大致构图。我独自背着两台相机,一只脚架,上上下下的找机位,不一会儿就气喘如牛,眼前金星直冒。这时我才意识到在缺氧的环境下大运动量的危险!珠峰夕照最后一抹晚霞金顶(400MM)玛尼堆与珠峰金顶是我拍的珠峰的蓝调照片,也是当天最后的一张照片。—————–华丽分割线—————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,在中国境内拍珠峰的日出是不怎么好看的。但既然到了这里,我们还是不想放过这难得的机会。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,我们就驱车来到了大本营。由于日出时间计算错误,我们来早了。在冷冽的寒风中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当晨曦在东方渐显,期待中的珠峰日出景象没有出现。云、雾将他罩的严严实实……珠峰大本营旗杆与毡房,当年(2011)师傅就住在这里在空旷的国际营地驰马的藏族向导(2011年)普通游客所能够到达的最接近珠峰的观景台(标杆后的土坡,距珠峰顶峰不到19公里,摄于2011年)哥仨在大本营守了将近三个小时,仍然不见云雾散去,只能说一声:再见,珠峰!收拾好行囊,向下一个目的地进发——阿里!